小区里奇怪的老太

  食不果腹,居无定所,这名年约60岁左右的老太流落岳阳长达4年之久。平日里,没有去处的她,就呆在临港新区碧桂园小区。周围居民见此情况十分同情,纷纷伸出援手,为其提供食物、捐赠衣服被褥。可不知为何,老太太总是充满怨气,经常一个人骂着些什么,甚至晚上也不停歇。

  “小区里也有不少孩子和老人,他们都害怕这名精神有些恍惚的老太太。”热心的居民们在为老太太处境担忧的同时,也为家人担心。

  老太太是否受过什么严重的刺激?

  老太太究竟为何会流落街头呢?

  近日,助残志愿者刘新林请求媒体介入调查,并协助妥善安排老太,结束流浪生涯。流浪老太太:“你们都要害我,要把我杀死,我不走。”

  8月31日上午11时许,根据助残志愿者刘新林提供的线索,记者来到碧桂园小区并见到了流浪的娭毑。

  她身体消瘦单薄,面容黝黑沧桑。

  接到记者反馈的岳阳市救助管理站工作人员已找到这名娭毑,并试图劝说其接受救助,回站进行临时安置。

  娭毑明显有些紧张,一边口里不着边际的回答着工作人员的问题一边向后退去。

  “您家住哪里?我们送您回家好不好?”

  “你们都要害我,要把我杀死,我不走。”

  面对记者的询问,娭毑一直重复着有人要害她的话语。

  从她凌乱的言语中,记者整理出一些信息。娭毑是湖北监利县白螺镇人士,到岳阳已有4年,儿子在岳阳城陵矶一带工地做工。问及儿子现在何处,为何在外流浪而没有与家人同住,娭毑情绪便开始有些激动了。她说,儿子和孙子都已被老公害死了,老公还要害死她。由于无法辨别说法是否属实,记者只得致电梅溪乡派出所,请民警前来了解情况。见到穿着制服的民警抵达现场,娭毑趁众人不注意,转身便跑进身后店铺内。

  这是一间大型商铺,已被人租用,但暂时还未装修营业。跟在娭毑身后记者进入商铺,一转眼的功夫,她迅速冲向安全出口方向消失在众人视野中。

  通过仔细寻找,众人在卫生间内发现了娭毑,她却将门反锁着,拒绝出来也不愿再和救助站人员交流。

  “老太太没有扰乱公共秩序,也没有明显扰民事实,我们也不能强制带离。”见到这一幕,救助站的工作人员和梅溪乡民警都有些无可奈。助残志愿者:“我买东西给她吃,她都拒绝食用。”

  是否见到现场都是男性,老太感到压力从而使之受惊拒绝交谈?考虑到这一点后,刘新林拨通妻子朱运霞电话,让妻子也来到现场加入劝说行列,但娭毑依然不肯开门交流。“老太平时就住在这个店铺里。”在刘新林的指引下,记者看到了老太栖身之所。

  那是一张相对干净的硬木板,上面放着一床空调被,在“床头”的杂物箱旁放着一个编织袋,里面装了些衣物,箱子上有一张光盘和一把梳子,料想是以作梳妆之用。

  刘新林告诉记者,娭毑每日都会在附近捡拾些破烂,将之变卖以此维系生存。发现流浪娭毑后,夫妻二人曾多次尝试与之沟通,因缺乏信任,效果均不佳。

  “我从餐馆买面或快餐给她吃,她都拒绝食用。”刘新林说,娭毑认为刘新林在食物中下了迷药,一旦食用便会将之迷晕,并对她加以迫害。

  热心餐厅老板:“她没有明显的精神疾病”

  通过了解,记者得知该名流浪娭毑常在一家名为“吉美”的茶餐厅里吃饭。获悉这一重要消息后,记者又前往吉美茶餐厅,向餐厅老板了解情况。

  到达吉美茶餐厅时,正值午餐时段,茶餐厅里人来人往,不少食客正在用餐,虽然生意较忙,茶餐厅的老板刘爱莲还是接受了采访。

  “她经常在我这里吃饭,也愿意和我聊聊天。”刘爱莲告诉记者,流浪娭毑叫曹红梅,她除了些许衣服再无他物,也没有任何能证明身份信息的东西。曹红梅曾对刘爱莲提到,她老公在外与另外一名女性有染,因此对她十分粗暴,恶语相向是家常便饭,据说还有家暴行为。忍受不了老公粗暴的对待,曹红梅只得离家出走。

  初到岳阳时,曹红梅在一家临时搭建的店铺里暂住,收来的废品固定卖给该店铺老板,并每月交给老板100元钱算做房租。后因店铺拆迁,曹红梅才换了地方继续流浪。“我看着挺可怜的,有事店里不是很忙的时候,我都会弄点吃的给她,还给了她一床空调被和一些褥子。”刘爱莲说,曹红梅总会在饭点过后,到她店里来吃些东西,有钱时会支付餐费,没钱时会对刘爱莲坦白并承诺待废品卖出后再支付,然而,刘爱莲从未记过曹红梅的账。

  “听说曹红梅曾被送去过救助站,但没过几天她又跑出来了。”刘爱莲表示,从她的角度看来,曹红梅没有明显的精神疾病。不过曹红梅长期流浪在外身体状况不佳,还是应尽早送到医疗机构进行康复。

  13时许,在记者与刘爱莲沟通过程中,曹红梅也终于也走出了反锁的卫生间,走进了茶餐厅。当看到记者后,曹红梅再一次因见到陌生人而警惕起来。“我不走,我哪也不去,你们想害死我,有人打我要杀我,我哪也不去。”面对曹红梅的情绪失控,记者无可奈何结束了采访。

  9月2日上午,刘新林再次致电记者,岳阳市救助管理站的工作人员又去找过曹红梅。“她一见到工作人员就跑。”刘新林夫妇说,希望公安能采取强制性保护措施,及时将曹红梅送往岳阳康复医院进行治疗后,联系其家人,结束曹红梅在岳阳颠沛流离的生活。